水滴上市之際,換個角度理解“社會企業”
2021-05-09 13:10 水滴

2水滴上市之際,換個角度理解“社會企業”

來源:泰合資本 作者:蔣科

5月7日,水滴公司(NYSE:WDH)正式登陸紐交所。這也是泰合資本服務過的眾多頂尖企業中又一家成功IPO的公司。

成立9年來,泰合資本協助了一家又一家懷有遠大理想的公司快速成長,同時也見證了許許多多企業家以前所未有的方式開辟新賽道。在此過程中,我們不斷總結、迭代自己的認知與思考,以求用實實在在的交易能力、研究能力和賦能能力陪伴他們走得更遠。

下面這篇文章,即是泰合資本管理合伙人蔣科寫在水滴上市之際的一篇隨筆。與諸位分享這些感悟,以及他對社會企業及保險領域的新思考。

社會企業何以獲得越來越多的系統性優勢?

水滴是一家企業價值和社會價值并重的公司。

在一家公司上市時,它的商業價值往往會被大書特書,而在水滴IPO之際,上述兩種價值的聚合反而值得被強調,因為這是絕大多中國企業今天還不具備的,也是其長遠企業發展和投資價值的一個重要動因。

偉大企業的成功與延續,背后往往都是必然性和偶然性的結合,缺一不可。必然性決定了事業的前提條件是否具備,而偶然性常常指向了差異化與不可復制性。

水滴是一家年輕的公司,但已經快速發展成為了中國最大的獨立保險平臺,其中的必然性來源于中國健康險和補充醫療支付體系的巨大需求和快速發展,以及移動互聯網化帶來的技術進步;同時水滴也業已成為了一家出色的社會企業,這是偶然性的來源,也是在時代大勢下水滴的差異化優勢所在。

今天,社會企業的價值正在快速得到資本市場的認可。企業的ESG屬性在發達國家的資本市場已經成為Alpha的一種來源。我想這并非僅是商業倫理或是投資者聲譽的表面原因引致,更多源自于當正負外部性逐漸被監管力量和消費者行為內化到企業的收入/成本結構中時,ESG企業將獲得越來越多的系統性優勢。

水滴籌從創立至2020年末,已經幫助超過170萬的患者完成了370多億元的醫療資金籌集,影響了超過3.4億人的捐款群體。水滴將利他主義機制化、組織化,不僅為病患、捐贈者、醫療體系創造了價值,也同時反哺了水滴的商業成功。在中國最大醫療籌款平臺的基礎上,長出了中國最大的獨立保險平臺。這是難以被復制的路徑。

這來自于創始人的初心。沈鵬兒時燒傷住院所目睹過病友看病難的經歷,加之父輩作為中國最早一批保險業者帶來的耳濡目染,很早就在他心里種下從事保險的發心和利他主義的種子。若非這些經歷,可能他在離開美團之后的創業選擇不會是這個方向,又或者不是以籌款互助的方式切入,又或者無法吸引如此多優秀同時又被利他主義所打動的人才與合作伙伴。

這個初心從未被水滴和沈鵬忘記,這一點殊為可貴。我們自己也有體會,在2020年初的疫情中,泰合和水滴一起向全國免費派發了10萬份在線問診,并且共同資助了清華大學疫苗開發的課題。在這些過程中,水滴多年來積累的高效組織體系、流量儲備、品牌背書以及數據化能力,使這一切得以發生。

當然,在保險賽道,社會企業這一點更加顯得特別。人壽保險和殯葬是世界上唯一事涉“生老病死的生意”(Marketing Death),這對于商業要素的影響和其他行業有著本質的不同。

成為商業和利他主義的平衡者

很多人常常會挑戰水滴慈善和商業的雙重身份,但其實從人壽保險誕生的第一天起,這一點就一直存在。澤利澤(Viviana A. Zelizer)在《道德與市場》中記述,美國第一批保險機構大多都是由慈善互助機構轉型而來,第一批保險代理人都是由牧師和傳教士轉型而來,全產業從慈善機構向純商業企業的轉型從未也不會徹底完成。因為純粹的商業組織和純粹的慈善組織,其兩極都無法有效解決當前社會面臨的問題。而社會企業提供了一種新的范式。

誠如墨頓(Robert C. Merton)所言,人壽保險提供了一種制度層面結構的原型,與此同時,商業和利他主義的目標,難以避免地造成了兩者內在的需求矛盾和期望之間的持續張力。

水滴在過去、在未來也會繼續遇到這樣的挑戰,但歷來偉大的保險公司都是經歷了這條路徑才得以更好地發展。例如,水滴保險很快就渡過了早期依賴水滴籌貢獻流量的階段,而發展出了第三方流量和復購自有流量并重的格局;水滴也主動關停互助業務并且將用戶完全免費地轉為保險用戶。這些都是平衡與融合商業價值和社會價值的課題挑戰,但也更好磨煉了公司的能力、積累了經驗。

這引出了水滴的另一個特點,水滴是一家快速迭代、戰斗力極強的公司。

我們服務保險科技賽道以來,已經見證了四、五代保險科技企業模型的更迭,從最早的純平臺電商模型到后來的MGA模型,到基于微信社交流量的模型,到基于短視頻流量的模型,再到借鑒聯合健康的HMO、PBM模型。水滴從中間時段切入保險賽道之后,也捕捉了后續的每一波機會,這得益于公司快捷反應能力和能打仗、善打仗的組織能力,我想這些離不開沈鵬從美團帶來的優良經驗與文化。

如何看待保險科技的未來?

在我們看來,由于政策監管的不同,中國的保險科技公司未來還需要繼續探索自己的道路,我們以一橫一縱兩種模型發起展望。

所謂橫,亦即拓展資產類別。從意外險到健康險,從短險到長險,這還只是產品的拓展,但保險作為國民財富管理和配置的一個資產類型,未來還有更大的延展空間。面對愈發同質化的流量來源,除了用精益化運營繼續提升效率外,未來更多的效率提升可能會來自于給用戶更多資產類型的選擇,從而提升前效轉化和后效留存。再進一步從宏觀角度看,如果說現在保險科技處在紅利的中段,那么資管新規推出以來,下一個十年的系統性結構性機會已經展開,而保險天然是其中的重要參與者。

所謂縱,亦即產業鏈的延展。向上游,流量的來源拓展最終還是會回歸到ABCG上(Agent、Business、Consumer、Government),在擴展2C流量和配合地方政府推出惠民保的同時,向代理人端、團險端的拓展一定會成為題中之意;向下游,借助保險作為醫療補充支付的重要手段,延展醫療和藥品的支付控費體系,并通過或輕或重的模式掌控醫療服務光譜體系的一部分供給,迎接更大挑戰的同時也一窺更大的產業鏈價值。

這些并不是癡人說夢,上一代保險科技的代表眾安在橫與縱上都已邁出了腳步;可以看到,水滴也已在這些方面展開了布局。其實早在2019年我與沈鵬的一場長達數小時的深度對話中,他所提出的水滴四階段愿景都已包含上述方向。創始人心懷清晰的發展愿景,加之團隊出眾的戰斗力,兩年之后,水滴第一階段愿景——“成為百億美金價值的保險科技公司”已然在實現的路上,相信他們后續的每一步也都值得期待。

泰合資本管理合伙人蔣科:水滴上市之際,換個角度理解“社會企業”

泰合資本管理合伙人蔣科:水滴上市之際,換個角度理解“社會企業”

再次祝賀水滴邁入發展新階段。在成就未來商業領袖的征途中,泰合資本愿與更多渴望創造獨特價值、渴望用商業力量改變世界的企業家并肩同行。